• <tr id='9J83m'><strong id='9J83m'></strong><small id='9J83m'></small><button id='9J83m'></button><li id='9J83m'><noscript id='9J83m'><big id='9J83m'></big><dt id='9J83m'></dt></noscript></li></tr><ol id='9J83m'><option id='9J83m'><table id='9J83m'><blockquote id='9J83m'><tbody id='9J83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9J83m'></u><kbd id='9J83m'><kbd id='9J83m'></kbd></kbd>

    <code id='9J83m'><strong id='9J83m'></strong></code>

    <fieldset id='9J83m'></fieldset>
          <span id='9J83m'></span>

              <ins id='9J83m'></ins>
              <acronym id='9J83m'><em id='9J83m'></em><td id='9J83m'><div id='9J83m'></div></td></acronym><address id='9J83m'><big id='9J83m'><big id='9J83m'></big><legend id='9J83m'></legend></big></address>

              <i id='9J83m'><div id='9J83m'><ins id='9J83m'></ins></div></i>
              <i id='9J83m'></i>
            1. <dl id='9J83m'></dl>
              1. <blockquote id='9J83m'><q id='9J83m'><noscript id='9J83m'></noscript><dt id='9J83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9J83m'><i id='9J83m'></i>
                2019-09-08 14:00:23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财经会议

                商务部:6种水果平均批发价比前一周下降1%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财经会议

                本报记者 晏耀斌 北京报道

                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为水氢发动机下线站台,将颇具争议的庞青年再次推向风口浪尖。5月22日,据《南阳日报》报道,水氢发动机在南阳正式下线,称其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这预计会给南阳带来300亿元产值。

                “水变油”的故事并不新鲜。这里的“油”特指燃料氢气,氢气比一般燃油的燃烧值更高,是做能源的好材料。经过多年论证,氢能被作为21世纪的“终极能源”已成共识,但水制氢并不具备大规模使用价值。

                开拓氢能源成为下一个风口,而水制氢似乎并不是这个风口中的风口,庞青年及其控制的青年汽车系一直行走在风口当中。从开发新能源汽车在奥运会一炮打响陷入骗补丑闻,然后借助收购萨博等国外公司到全国跑马圈地,庞青年的每一次追逐都符合“给儿子娶新娘”的励志故事。

                包括石嘴山、呼和浩特、泰安、杭州、济南、六盘水、白山市等多地在内,庞青年的励志故事最终都变成了“套路”。即使和庞青年打了七八年官司的合作伙伴邹先生,都这样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庞青年和他公司的人不断在换电话,我们根本都联系不上。”

                公开资料显示,庞青年每一次投资少则几十亿元,多则几百亿元。这一次,庞青年在南阳的水氢发动机投资高达83亿元。查询发现,因投资烂尾未执行的案件高达几百起,其中被石嘴山法院公布的一起未执行案件标的仅为167万元,五年过去了庞青年仍未执行。

                如今,庞青年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外忧内患之中,以“水变油”为机遇的庞青年或将再次迎来他人生的第三次风口。

                水氢骗局

                水变油可能是庞青年发展路径中的第三个风口。在其公布水氢发动机下线第三天,即今年5月24日,南阳市工信局回应:“水氢发动机报道不当,要求涉事公司说明情况。”

                2017年8月21日,庞青年高调宣布公司生产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不过,截至目前,未见有过一辆“青年水氢燃料车”交付的披露。这也是庞青年在各地声誉无法维持后,转战老家台州后又一新的举措。

                水变油是个老故事。1984年3月,哈尔滨普通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了“水变油”,称热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且无污染,成本极低。随后,这项“发明”受到不少权威人士肯定,并骗取大量投资。

                事件发酵后,1995年5月12日,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中国科学报》上发表署名文章,质疑“水变油”是伪科学。1996年1月1日,王洪成被收容审查;1997年11月14日,被哈尔滨中级法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10年徒刑。

                不过,随着氢能源价值被不断发掘,水变油的概念再次进入公众话题。2006年11月13日,国际氢能科学家联名向八国集团领导人以及联合国相关部门负责人提交的《百年备忘录》称,氢能是解决能源危机的最优方案,它将为人类提供足够的清洁能源。

                2018年11月19日,在全国政协双周座谈会讨论新能源汽车后,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在《人民日报》撰文指出,新能源汽车产业化重点,要向氢燃料电池拓展。

                因为氢能具有热值高(是液化天然气的2.5倍、汽柴油的2.6倍)、能量密度大、可再生、可电可燃、零污染、零排放等优势,氢能源变得炙手可热。谁能开发出“低成本的非化石能源制氢技术”,谁将是未来全球氢能源的领导者。今年“两会”首次将“氢能源”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加快了我国构建氢能社会的进程。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国家开发银行研究员刘卫平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阶段性成果认为,氢能被作为21世纪的“终极能源”,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新能源竞争发展的核心领域。

                目前来看,我国是最大的氢气生产国,在2015年生产了2200万吨氢气,占世界产量的34%,其中96%的氢气来自化石能源制氢,水制氢仅有4%。

                刘卫平研究发现,石油制氢成本高达1.5元/m³氢气以上,煤炭制氢成本可低于1元/m³氢气,但均存在二氧化碳排放大的难题;水电解制氢虽然无污染,但电耗达4.5度/m³氢气以上,再加上目前太阳能、风能、核电等的实际发电成本,导致水电解制氢成本高达2.5元/m³氢气以上,目前不具备大规模使用的经济价值。

                骗补丑闻

                目前公布的信息显示,庞青年南阳项目由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来落地,该公司由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以51:49股比合资成立,注册资金为认缴2亿元。

                南阳洛特斯新能源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含水氢乘用车和氢能乘用车)、3000台客车、3000台卡车及3000台氢发动机(含水氢发动机及水氢反应物生产),该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

                有关媒体报道,庞青年据此可能获得南阳市政府平台40亿元出资。如何获得政府资金,是庞青年投资的一贯手法,而争取国家补贴可能是青年汽车追逐的第一个风口。

                放牛出身的庞青年,通过办小加工厂完成了资本初步积累。

                据青年汽车官网资料介绍,该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车工业集团。

                庞青年曾公开表示,中国名不见经传的小厂,要扩大实力,就要善于“借力”。当然前提是你的理想、实力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

                2006年初,北京为了打造“绿色奥运”,决定淘汰尾气排放量大的城市客车。两批近800辆“绿色大巴”订单,摆在了国内外汽车制造厂商面前。

                这次北京奥运会汽车招标,一开始也是把目光锁定在国际知名公司如沃尔沃、奔驰等,它们一直占据着国际最高端客车市场。

                开标结果出来后,青年汽车揽下800辆订单中的500辆。从2005年11月起至今,在北京市政府、公交集团4次全球招标中,青年汽车中标1300多辆奥运用车,占到北京低地板车的59.1%,打败了众多国外客车巨头。

                “订单大,可不是因为我们搞价格战,我们出口客车的单价都是国内最高的,每辆均价25万美元以上。”2008年,庞青年曾这样告诉媒体记者。那次北京奥运会的汽车招标,青年汽车中标价格也高出平均中标价10%。

                北京奥运一战成名,国际订单纷纷涌向青年汽车所在的浙江省金华市。因金华青年汽车被处罚的原因是其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青年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

                收购失败

                第三风口则是通过收购来实现庞青年的造车梦。1995年,庞青年和北京北方车辆厂等企业合作生产客车。由于合作方内部管理以及经营模式的问题,经营状况一直不佳。1999年,庞青年收购合作方的股权,后来成立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

                有了跟德国尼奥普兰合作的成功案例,之后庞青年又与德国“曼”进行卡车合作,与英国莲花进行轿车合作,青年汽车才有了雏形。

                收购萨博公司失败,则是庞青年从辉煌转向坠落、甚至被称之为“套路”的开始。2011年2月,青年汽车高调宣布与瑞典汽车谈判并购合资事宜;5月,青年汽车联合庞大集团与瑞典萨博汽车公司商谈并购合资事宜。彼时,青年汽车雄心勃勃,希望自己像吉利收购沃尔沃一样,将企业规模进一步扩大。

                与此同时,青年汽车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多个投资协议,如果瑞典萨博汽车收购成功后,预计投资200亿元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生产汽车。

                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也出具了相关证明:“青年汽车宣称成功收购萨博汽车60%股权的前提下,三方才签订合作协议。而且截止到2014年1月20日青年汽车未在鄂尔多斯投资建设萨博汽车制造厂,鄂尔多斯人民政府未给其配置煤炭资源。”

                所有的合作都要看青年汽车是否能把瑞典汽车或萨博汽车成功收购,结果青年汽车将煤矿出售。2011年11月5日,青年汽车收购萨博汽车亦宣告失败。12月19日,萨博汽车在瑞典维纳什堡法院破产申请被批准。

                为此,青年汽车支付了1.1亿欧元,萨博收购失败,也引爆了青年汽车投资黑洞。根据法律文件,鄂尔多斯方面以诈骗罪报案并获得立案。此后,庞青年则四处写信控告警方插手经济案件。

                此案在公安部牵头,由吉林、浙江等多地公安机关参与的协调论证会得出的结论是“刑事立案有依据”。至此,庞青年才主动提出“返还定金”来协商,不过该案至今再无更多进展被披露。

                几乎在同一时期,2010年青年汽车宣布与宁夏石嘴山签约,计划总投资267.09亿元,在当地建设西北汽车集散中心。不过,青年汽车迅速将石嘴山配套的多家煤矿转手,获利10亿元后从当地撤离。据当地多个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钱都转到收购萨博了。”

                时运并不利于庞青年。同样通过收购项目获得地方资源和政策支持的,还有同为浙江台州人的吉利汽车掌门人李书福。不过,后者在通过同样手法成功收购沃尔沃后则稳稳地坐上了中国民营汽车的头把交椅。

                争议不断

                一次次失败后,庞青年陷入了“造车狂人还是骗子”的争议之中。基于北京奥运会,庞青年底气十足:“中东那些产油的富国,原来只从发达国家进口豪华型的客车,现在他们把目光转向我们了;日本、欧美这些技术大国,原来只向外出口汽车,现在也开始从我们这儿进口了。”

                自2009年起,青年汽车进入了一个高速扩张的阶段。董事长庞青年抛出了一个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

                庞青年这种强力扩张,很快以烂尾告终,并深陷刑事诈骗。2010年青年汽车被江苏省连云港市政府收回闲置土地877亩。由于规划始终未有落实,2013年4月13日,浙江海宁将总计36.91公顷的闲置土地收回。

                在撤离贵州六盘水后,贵州省六盘水市工商联在两会提案中点名批评了青年汽车——“由于对招商企业没有建立相应的违约惩罚措施和退出机制,少数投资者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如引进的青年汽车生产项目等留下的后遗症,很值得总结和反思。”

                在一片讨伐声中,庞青年回到家乡浙江台州天台启动了水变油项目,两年后落地南阳。有关媒体披露,项目公司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位于南阳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有限公司内,加水就能跑的厢式货车就再次组装,全厂只有一辆。不过,该厂负责人介绍,装有氢能源发动机的厢式货车售价100多万元,但国家会补贴资金1/3左右。

                历史总是何曾相识。2012年1月16日,计划总投资267.09亿元、在石嘴山建设西北汽车集散中心的青年曼卡同样在当地一家公司举行整车下线庆典仪式,该仪式由原市委常委、政府常务副市长马汉成主持,原市长张作理致辞。

                据当地多名人士多次证实:“下线的卡车都是从其他地方组装好运过去的。”当时的报道显示,该项目的投产,填补了宁夏汽车整车生产的空白,标志着石嘴山产业结构调整迈出了新的步伐。不久,因为青年汽车挪用合资企业巨额资金等被发现,庞青年团队撤出石嘴山。

                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并持续报道。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即时新闻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