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ltJBN'><strong id='ltJBN'></strong><small id='ltJBN'></small><button id='ltJBN'></button><li id='ltJBN'><noscript id='ltJBN'><big id='ltJBN'></big><dt id='ltJBN'></dt></noscript></li></tr><ol id='ltJBN'><option id='ltJBN'><table id='ltJBN'><blockquote id='ltJBN'><tbody id='ltJB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tJBN'></u><kbd id='ltJBN'><kbd id='ltJBN'></kbd></kbd>

    <code id='ltJBN'><strong id='ltJBN'></strong></code>

    <fieldset id='ltJBN'></fieldset>
          <span id='ltJBN'></span>

              <ins id='ltJBN'></ins>
              <acronym id='ltJBN'><em id='ltJBN'></em><td id='ltJBN'><div id='ltJBN'></div></td></acronym><address id='ltJBN'><big id='ltJBN'><big id='ltJBN'></big><legend id='ltJBN'></legend></big></address>

              <i id='ltJBN'><div id='ltJBN'><ins id='ltJBN'></ins></div></i>
              <i id='ltJBN'></i>
            1. <dl id='ltJBN'></dl>
              1. <blockquote id='ltJBN'><q id='ltJBN'><noscript id='ltJBN'></noscript><dt id='ltJB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tJBN'><i id='ltJBN'></i>
                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焦点专题 正文

                增持逗你玩又来故伎重演?华业资本董秘闪辞的背后

                2019-09-10 20:01:04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焦点专题
                日k线图

                日k线图

                “增持逗你玩”一年后又来故伎重演?华业资本董秘闪辞背后释放了什么信号

                来源:董秘学苑

                原创: 密董

                2018年巨亏64.4亿元,年报被审计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报告,已经连续14个跌停,还因为违规担保牵涉巨额诉讼,在这种背景下,5月22日,*ST华业抛出了高管增持计划,认为公司估值显著低估,所有高管都参与了此次增持计划,唯独少了董秘,原因是公告增持计划的同时,公司还公告了董秘辞职公告,上任才5个月的董秘张天骄以个人原因辞职。

                此次*ST华业众高管拟增持1000万元-2000万元,增持主体包括公司董事长徐红、董事蔡惠丽、董事莘雷、财务总监郭洋,以及公司部分核心管理人员。

                对比公司董监高名单可以看到,除了独立董事和监事没有参与之外,所有在职高管及非独立董事都参与了此次增持计划。

                当然,董秘张天骄也没有参与,因为5月22日,张天骄正好辞职,可以很合理地猜测,张天骄的辞职或许就和不愿意参与此次增持计划有关。

                资料显示,张天骄,男,1988年出生,本科学历。曾任华联股份证券事务经理,此后跳槽来到*ST华业担任证券事务主管,2015年4月上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2018年12月被公司聘任为董事会秘书。

                张天骄刚来到公司时,华业资本还是一家体量较大的公司,2014年净利润4.15亿元,营业收入27.5亿元。

                在2015年的那波牛市中,华业资本于2015年6月15日创出历史最高市值328亿元。从业绩上看,一直到2017年,华业资本都是白马的表现。

                在目前的情况下,对于华业资本高管的这份增持计划,从监管层到投资者都是没有底的。5月22日当天,上交所就针对公司的这份增持计划发去了问询函。

                上交所发问询函的原因是因为华业资本此前就玩弄过一次投资者的感情。2018年6月19日,华业资本股票盘中出现巨震,一度触及跌停,当时公司市值约97亿元。为了稳定股价,2018年6月20日,也是公司高管发布了类似的增持计划,计划增持1000万-5000万元公司股票,增持目的也是认为公司价值被低估。

                增持主体为公司董事长徐红、时任董事兼总经理燕飞、董事蔡惠丽、时任董事孙涛、时任董事尹艳、时任董事刘荣华、时任董事会秘书赵双燕、财务总监郭洋、时任常务副总经理毕玉华,以及公司部分核心管理人员。

                可以看到,当时的董事会秘书赵双燕是参与了增持承诺的,赵双燕于2018年12月辞职,而这份增持计划的结果就如同公司公告的那样,高管们一股未买。

                高管们说公司价值低估要增持,忽悠投资者来买,最终(从股价走势图也可以看到)买入的投资者损失惨重,然后自己却一股不买。

                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

                1、前次增持计划的真实目的,全部人员均未实施增持的真实原因,是否存在故意利用增持计划炒作公司股价、误导投资者的动机,是否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

                2、本次增持计划披露的增持目的与前次完全一致,请结合公司业绩、市盈率和公司当前存在的重大风险,说明本次增持计划的考虑和真实目的。

                鉴于两次增持计划的主体基本相同,上交所要求公司明确实际增持主体,以及各增持主体计划增持的具体规模,并提供和披露各增持主体的增持承诺书。列示各增持主体实际到位的增持资金金额,并提供相应的资金证明。

                上交所再三强调,高管2018年6月披露巨额增持计划后,却未一股未增,严重误导投资者,损害了公司及投资者利益。鉴于此,公司应当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 切实采取有效措施,督促上述相关增持主体严格履行增持计划,不得再次误导投资者。

                显然有了前面的不守信用,此次增持计划如果再次不履行,按照上交所的监管风格,以及屡犯从重处分的原则,华业资本的这些做出承诺的高管们至少是一个通报批评处分,严重点还有被公开谴责的可能。

                所以董秘张天骄辞职不参与此次增持在董秘学苑看了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虽然高管们再次表示公司价值低估,但是就目前市场表现看,公司股价继续大概率要连续跌停。

                自因为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被*ST后,华业资本已经连续14个跌停,5月22日全天只成交了140万元,跌停板上还有67万手的封单。

                2019年年报继续被无法表示意见,公司就可能被暂停上市,除此之外,公司现在的股价1.36元/股,再跌个26.5%(大约6个跌停)股价就到了1元/股,而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交易所有权作出退市要求的规定。

                华业资本原为华业地产,原来主要从事的是房地产业务,2015年6月更名为华业资本,准备从单一的房地产业务变为包括房地产、矿业、医疗、金融四大业务板块的多元化发展模式。

                而就是这个多元化发展,使得公司从2015年6月的300亿市值变为了现在的19亿市值。

                公司最大的雷是2018年9月28日的公告,公司近百亿应收账款,存在收不回来的风险,因为债务人否认和公司存在债务关系,相关文件公章是伪造的,而这些债务都是公司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

                2014年,华业资本以21.5亿元现金收购李仕林控制的重庆捷尔医疗100%股权,新增医药商业和医疗服务业务。

                2015年开始,为了延伸医疗上下游产业链,打造医疗产业投融资平台,增加公司在医疗供应链金融领域投资规模,促进公司在医疗产业的发展,华业资本开始收购恒韵医药对三甲医院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

                李仕林也通过增持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目前李仕林已经失联。

                最终闹出了天大笑话,上市公司收购来的百亿应收账款,成了废纸……

                华业资本2018年净利润亏损64.4亿元,其中全年对应收账款投资业务总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53.89亿元。2018年年报披露后,公司仍有51.11亿元应收账款业存在计提的风险。

                截至目前,公司子公司捷尔医疗涉及违规担保金额约17亿元,其中标的金额4.9亿元在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前已经法院一审判决,上述判决结果已记入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预计负债科目,其余违规担保尚未进行会计处理。

                除此之外,华业资本因为资金紧张,已经因为融资违约牵涉到一系列的诉讼当中。

                如此背景下,高管的增持计划能否如约履行,真的很难保证。


                即时新闻
                [ 编辑:新浪财经 ]
                分享到: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