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38387529@qq.com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阅读>>

迈克尔·科纳:摄影“传教士”

来源:来源       责编:作者       2018-12-07 00:03:03

点击进入下一张图片

点击进入下一张图片

  美国风景摄影大师迈克尔·科纳的作品总难混杂于其他摄影人,他镜头中的景色尽管静静伫立、默不作声,但其中凸显的人工痕迹,让你会很自然意识到“人的轨迹”。他酷爱用黑白胶卷拍摄坟墓、集中营、园林、电站,那些惯常的日常景色,在他的雕琢下,总有别样的味道。

  日前,在上海美术馆主办、《艺术世界》协办的《迈克尔·科纳30周年摄影回顾展》上,180余幅艺术家的代表作品第一次汇聚上海。在《板条路》中,污染的黑色运河堤岸上,碎石铺成的走道被白色木制栏杆牵引着经过模糊不清的建筑物边角,直至消失在边缘,洋溢着浓郁的思乡情结;《两条小径》中,小路和渡口展示着自然的线条,人类活动创造的印迹似乎也成为自然的一部分。正如科纳自己所说,对于风景单纯的复制,绝不是他拍摄的目的,那些风景中人们“度过的时光、留下的精力和记忆”才是他真正想拍摄的。

  科纳作品带给人的不仅是视觉上的震撼,“他的作品为灵魂和意识搭起了一面镜子”,美国摄影家鲁斯·本哈德如此评价。1953年出生于英格兰西北部的科纳,在孩提时代曾梦想成为一名传教士,他甚至为此在天主教堂里做圣坛男孩,并去攻读神学院。不过在他青年时,这一切悄然发生变化,他发现了自己在艺术上的天赋,并替一些摄影大师布列松、卡帕、马克·吕布等工作。“它们渗透进我的血液”,他被那些摄影深深感动。尽管离开了教堂,但他此后的作品仍然像沉浸在祷告声营造的空灵中。

  风景题材、夜间拍摄和小尺幅,这些特点单个来看在摄影艺术中也许并无特别之处,但科纳自然地选择了它们,并多年来一以贯之,就形成了自己独到的叙述语言。所以尽管他偶尔也会制作大尺幅的作品,并且有人表示喜爱,科纳最终还是觉得这些大作品不能够代表他的风格并毁掉了它们。他似乎一直都处在上世纪各种纷扰的摄影运动中,却独守着自己宁静的世界。这或许是从小在缺乏荒野的小镇中长大的缘故,他更喜欢揭示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

  科纳喜欢还喜欢用黑白照片,认为它“比彩色照片更具有神秘感,是对现实的反映和诠释,因为我们一直看到的是彩色的世界。”科纳白天的摄影中经常使用较短的曝光时间以缓和水的流动性,这是他作品的一个共性,但在夜晚,他却喜欢长时间的曝光。黑夜的巨大阴影和各种形式的光线给了科纳极大的灵感,他往往把照相机架在公园或者马路上,自己则躲进车里或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有时他会被火车的汽笛惊醒,而让他懊恼的却是车头灯的光亮会毁掉他等待一晚上的一张好照片。他曾经用差不多10个小时的曝光,拍摄夜空中某个繁星的轨迹。对他来说,这些图像意味着“人生旅途的孤独一面”,“我们孤单单来,孤单单去,丝毫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知道自己会死,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以及以后会发生什么。有太多疑问,我希望把它们都拍摄下来。”

  科纳还喜欢去不同的地方,比如上海、香港或者日本的某处乡野,他至少在一个地方待上一两个星期,以使自己有足够的时间适应那里的节奏和培养自己的创意。在设定自己的拍摄对象前,他同样会举棋不定,这时他会看看前辈摄影师是如何拍摄的。于是,他的作品中也出现了很多“向大师致敬”的作品,包括布列松那著名的有雾街道和尤金·阿杰的村野。

点击进入下一张图片

点击进入下一张图片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